您的位置: 安顺资讯网 > 体育

覆云乱煜 第一百八十章 殿后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3:34

覆云乱煜 第一百八十章 殿后

大规模的骑兵混战仍旧继续,但是草原骑兵已经开始有意识的聚拢兵力,就像两个在不断厮打的醉汉,其中有一人开始退却,想要借机摆脱这场不光彩的打斗,但另一方往往不会善罢甘系,所以想要提前离开的前提是必须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在这方面,草原方面所付出的代价是大量骑兵的伤亡,阵线的不断收缩和后撤。

萧煜将指挥权交给了禄时行,自己翻身下马,手中只拿着带鞘的破阵子。

萧煜面无表情的望向战场,手中破阵子微微颤鸣。

萧煜在连番大战中损耗严重的元气在开始急剧恢复。

借万人杀伐之势,蓄自己一剑之意。

在不远处,是暂掌大权的禄时行。在这种大军指挥上,萧煜并不比禄时行高明多少,甚至可以说,他比起禄时行这样的宿将,还要差上许多。所以,在这种时候他干脆把指挥权交给禄时行,而他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足够了。

禄时行按住腰间弯刀,立马在一个高坡上,眺望战场。

老者轻声叹息道:“不愧是徐林的嫡系大军啊,驸马这记无理手,若是一般人遇上,怕是早已乱了阵脚,若是统兵稍差的,大败亏输也不是不可能,可徐林阵形却是乱中有序,还有两万重骑未曾出动,这场仗,不好打啊。”

诸葛恭立马在禄时行身边,低声询问道:“我们真的要先退?”

禄时行点头道:“当然。”

诸葛恭皱起眉头,道:“但如果一个不慎,就会造成全面溃退。”

禄时行直截了当的说道:“这是驸马的意思。”

诸葛恭眉头舒缓,面无表情的安静下来。

禄时行接着补充道:“虽然是驸马的意思,但这是我的命令。”

诸葛恭挑了挑眉头:“底下的千户百户们会有怨言的。而且你的名声。”

诸葛恭没有说完,只是望向禄时行。

禄时行点头道:“他们会记恨我,但是驸马会记住我。”

诸葛恭楞了一下,继而会心一笑。

混战一直在持续,从白天打到了黑夜,原本就阴霾的天空好似泼上了一层浓墨,不见明月,不见星辰,伸手不见五指。

随着夜幕的降临,征战了一天的双方不约而同的开始向后退兵

,留下一片血流成河,残尸遍野。

战事终于将歇,禄时行招了招手,刚才前线退下的多铎打马过来,这个老头问道:“大概损失多少?”

多铎沉声道:“有两个万人队已经被彻底打散。其他三个万人队损失也比较惨重。”

禄时行沉吟了了一下,说道:“传令下去,留下两个万人队殿后,其余人全部朝青河方向连夜开拔。”

由于已经知道这是驸马的意思,多铎没有反驳,只是疑问道:“那谁来殿后?”

禄时行面无表情道:“驸马亲自领军。”

多铎大惊失色,怒声道:“荒谬!你让一军主帅亲自断后?!”

禄时行平静的看着他,说道:“这也是驸马的意思。”

多铎脸色变幻不定。

禄时行一挥手道:“多铎副统领,执行军令吧。”

多铎沉默许久后,终于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诺!”

萧煜终于提了破阵子离开原地,准备亲身陷阵。

萧煜轻吐浊气,“履霜战天人。”

在夜色的掩护下,鏖战一日的草原骑兵开始徐徐后撤,有两个万人队别留下负责殿后。原本满怀怨愤的万人队在看到负责殿后的主将后,全都没了怨言。

这些草原骑兵是老兵油子了,说不怕死那是骗人,说愿意为了萧煜去死,那更是自己都不信,一个中原人,凭什么让他们去打生打死?再者说,家里的婆娘,孩子,自己死了,谁去照看?

面对徐林的二十三万大军,去殿后和送死有什么区别?没有谁是傻的,无缘无故去送死,谁乐意?只不过既然翻身上马,成为一名草原骑兵,也早就有了战死沙场的觉悟,只要上头一敢身先士卒,那他们也就敢冲敢死。

如今不是汗王胜似汗王的萧煜能亲自率军殿后,他们还有什么不敢的?

草原轻骑,劫掠天下,说起来这已经算是陈年旧事,自从后建的铁浮屠踏破了草原末代大汗图日涅的汗王亲卫后,草原的战力就一蹶不振,直到林远继位后,才算有所好转。可惜的是红娘子与萧煜一战,将林远这些年积攒下的家当又拼了个七七八八。

萧煜虽说从各台吉手中又硬是拼凑出了八万汗王亲卫,可这八万汗王亲卫怎么能比得上林远亲自**的汗王亲卫?

这两个万人队,就是林远时代所剩不多的汗王亲卫。也可以说是萧煜手中最精锐的力量。

萧煜将亲自带领这两万汗王亲卫,面对徐林的二十三万大军。

在五大都督中,徐林虽然被誉为武力仅在萧烈之下,但却不是喜欢亲自冲锋陷阵的将领,而且他的谨慎惜身到了一种近乎病态的程度。但谁也不敢否认徐林本身的武道修为。毕竟武夫证道,没有捷径可走,只能以力证道,一步一个脚印的向上攀爬。

这样的纯粹的武夫,既没有魔教高手常有的心魔,也不用像道门高手那样斩三尸,佛门高手轮转九世。

萧煜博采五家之长,道、佛、魔、儒、巫,唯独少了一个武道。

理论上来说,萧煜取五家之长,但福祸相依,同时也取了五家之短,远比不上徐林来得纯粹。

萧煜脸色凝重,将手中破阵子狠狠插在身前。

长剑颤鸣声响彻夜空。

徐林已经发现了草原大军的动向。在他身边站着遍体鳞伤的闽行。

徐林冷冷一笑道:“想打就打,想走就走,把我徐林当成是没有火气的泥菩萨不成?”

闽行疑惑道:“萧煜到底想要做什么?先是扑上来混战,现在又要后撤,在这时后撤,只要我们衔尾追击,就是全军溃退的局面。”

徐林微微皱眉道:“诱敌之计?”

这时,徐林也察觉到了那道冲天而起的磅礴剑意,先是一愣,继而微微笑道:“那这个诱饵也太大了。”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看病贵吗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在线挂号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医保卡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好挂号吗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费用高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