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顺资讯网 > 历史

芥子星辰 第二十一章 老衲二十一

发布时间:2019-09-26 01:39:57

芥子星辰 第二十一章 老衲二十一

入洞二十多米,拐弯后无一丝微光。

楚凡天目开启,见到嵯峨的钟乳石倒悬,水汽浸润表面,在末端凝结成珠,半晌不滴落。

诸般事物均失去了颜色,轮廓模糊,只剩下明暗浓淡,如泼墨写意。脚下一层薄薄沙土,吱吱呀呀,疑似踩到了细小腐朽的兽骨。

七拐八拐,两侧分出许多小岔洞,地势一直在降低。

潺潺流水声传出,渐渐清晰。

眼前出现了一张密集“蛛”,由极微极弱仿佛光线一般的细丝构成,横亘整个通道。若非天目,定然无所觉察。

想必这就是所谓的“法”了,苦头陀布下用以示警。楚凡无声地笑笑,右手抓紧一块石头,蹒跚撞过去。

再往前走十几米,进入了空旷大厅中。穹顶极高,空气潮湿,闷闷的,却没有霉腐味道。岔洞好几个,杂乱分布,水流声从其中一个传出。

僧人冷冷立在厅中央。

呵呵,这和尚大刺刺站着,欺负我看不见。楚凡觉得好笑,模仿普通人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行走,茫然四顾,谨慎探脚。

呔!

呔……呔……呔……

一声怒吼如惊雷炸开,回响阵阵似海潮拍岸,震得穹顶石壁的灰尘细沙簌簌而落。

书生吓得一屁股跌坐于地,惊恐地转动脖子张望。

苦头陀脸露悲悯,双掌合十,道:

“阿弥陀佛……又一个被玉海花蛊惑迷失了心窍的人,情愿为她探路送死。可怜呀,可怜……”

书生脸上露出凶戾之色,悄悄站起,向发声位置蹑手蹑脚摸去。抓紧石块,小臂微曲,保持准备击打的姿势。

等他好不容易摸到厅中央,苦头陀却悄无声息转移至两丈外,道: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善哉,善哉……欲不除,如蛾扑火,焚身乃至;贪未了,如猩嗜酒,鞭血方休……”

楚凡觉得有点意思了。

和尚迟迟不动手,苦口婆心感化迷途的羔羊,到底是忌惮自己被玉海花施了法,怕出手暴露残存实力和眼下位置,还是别有原因?

苦头陀又道:

“你见她千娇百媚,言听计从,恨不能朝拥夕抱。却不知百年之后,也是白骨一架,黄土一杯。”

书生啐道:

“呸!我管百年之后干嘛,现在喜欢她就行。”

和尚沉默了。

这是很厉害的一次机锋对撞。

佛宗认为,凡身体感觉到的都是表象。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红颜迟早变成脓血骷髅。但佛宗时空观里,又觉得过去未来不真实,能够把握的只有现在,即不如活在当下。

数息后,苦头陀问道:

“施主言辞犀利,奥义深刻,想必被老衲当头棒喝震醒了。但你说的她,到底指玉海花,还是柳若菲?”

楚凡一凛。

内容越来丰富,越来越复杂了。在谷中秃驴一直自称“贫僧”,突然改口老衲,难道认得柳若菲,想在我面前摆老资格?

苦头陀见他不回答,说道:

“上午见到你和若菲公主并肩站立山口目送使团,状态亲密。丫头冰雪聪明,天生丽质,能够入她法眼者,肯定不是普通贵族子弟。又能够被派出来暗中护送神息,胆识与机敏肯定过人。你进洞目的,无非想夺回神息。然而,不是老衲小瞧你,这世界终究要靠实力说话。即使老衲把神息交还,你骗过了玉海花,依旧过不了通天河。”

楚凡仰天打了一个干巴巴的哈哈,道:

“那么神僧抢走神息,意欲何为?”

苦头陀道:

“老衲想为云梦消灾,帮你们把它送往天台山地随子的洞府。”

“啊,原来神僧杀了一谷的人,是慈悲为怀,欲拯救云梦苍生?”

“那些人不是良善之辈,心怀贪念,身具杀气,当然该死……”

“你用我挡玉海花,就不怕她杀了?”

“玉仙子要杀你,早杀了……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凭你们,就算侥幸过了通天河,也走不到天台山。厉侯肯定不让你们如愿,还有多少修士,远远比玉海花强大。”

“哈哈哈,神僧一片苦心,是小子误会了,失礼。”

“施主嘴里讲失礼,口舌却浮夸,手中石头也不丢下,想必是不信的……王国兴衰,如同花开花谢,没什么特别之处。出家人脱离俗世,无牵无挂,本不该介怀……但老衲与云梦有旧,若不了断过去因缘,始终存在心障,难证大道。神通低微,护不住王城沃野,护送一件东西却不困难。”

楚凡微笑点点头,以示鼓励。

呵呵,和尚说得跟真的一样。先前在外边把自己和玉海花哄骗得团团转,不能相信。先让他讲,最好不停地讲,迟早要露出马脚。

苦头陀继续道:

“把神息献给地随子,顶多保几年平安。献给妙罗真人,也许保几十年平安。但从长远看,云梦终究是要覆灭的……”

苦头陀目光独到,这些问题楚凡考虑了。

当初云梦王把神息送给姬国,并非昏聩,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撞大运。

柳若菲不愿意苟延残喘,毅然携带神息半途折返。估计使团在她命令下只去姬国虚晃了一枪,否则何至于回转那么快。

这丫头真倔强

芥子星辰  第二十一章 老衲二十一

,死心塌地相信自己是谪仙人,还扯出了平天下旗号。呵呵,我真的只是说梦话而已……

楚凡摇摇头,苦笑。

苦头陀道:

“……请施主转告玉仙子,继续在外面守下去她处境堪忧。云梦乃天下大泽,河流湖泊沟塘无数。老衲随洞里暗河潜出,天知道会从哪儿冒头。无论如何,她是找不到的。况且御空飞行,极易被其他修士觉察……”

楚凡一怔,心道和尚对这里环境好熟悉呀。

不管他天花乱坠,真真假假,自己必须把赝息取回。

赝息的秘密没必要保留了。

如果对方是友,护送一颗假神息给地随子就是送死。如果对方是敌,万一溜掉了,至少也可以让他不迁怒柳若菲,不返回云梦寻找。

“请神僧把珠子还给我……魏师当初弄错了,这不是真正神息。”

苦头陀笑道:

“施主休要诓骗,老衲少年时见过神息,就是这个样子。虽说长大了许多,也有了些微分量。但逍遥子那颗长得更大,分量更重……”

楚凡冷笑,问道:

“神僧高寿?”

“啊,那,那个……惭愧,不高寿……老衲今年二十有一。”

老家伙二十一岁?什么乱七八糟的!楚神棍烦躁地喝道:“你到底给不给?”

苦头陀摇头道:“不可以给,给你是害你……”

“给不给?”

“不给!”

苦头陀露出悲悯之色的眼睛陡然睁大,变成了惊恐。

一团漆黑里,他视物不如楚凡清晰,只能瞧出一个大概。

见到书生奋臂一扬,手中的石块诡异消失了。

捕捉不到丝毫轨迹,倾听不到丁点风声。

但警兆忽生,寒毛直竖。

四平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四平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四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四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四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