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顺资讯网 > 育儿

送葬诗歌 第十七章 措手不及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5:06

送葬诗歌 第十七章 措手不及

几乎在柯特受到攻击的同一时刻,莉琪也被盯上了。

她身旁地面上的腐叶土被从地面涌出的巨大力量一掀而起,本来厚实的尘泥土石霎时间连同着寥寥无几的数茎杂草一起漫舞于半空。这怪物似乎早有准备,扑向了完全没有戒备就从旁经过的莉琪。

奥斯卡才站起来想要跟上莉琪的脚步。于是这场景便突兀的展现的视线内。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从地下窜出,黑影掩盖了旁边矮小的莉琪。怪物那双恐怖的毒牙如断头台一样,重重咬向不久之前脸上还挂着一副傲岸不驯的表情的她。

“莉琪小姐!”

他下意识的喊出少女的名字,似乎是希望这个刚认识没多久,但是却在各方面都表现得很厉害的少女能够来得及回避这会致人死地的袭击。少女却恍如吓呆了一样,愣怔着看向扑面而来的大口。

喊出少女名字之时,奥斯卡就已经反射性的抬起手想要调动魔力凝聚出一枚闪枪。这时他才想起自己手上还带着采集用的手套,可是他已经来不及将手套摘下来再慢悠悠的驱动法术了。

该死!来不及了。

奥斯卡没有这么急迫过,他甚至恨不得将全部的魔力一次性注入法工机具里,以让法术驱动获得更快的度——不过这样的行为终究是徒劳的,民用法工机具的魔力处理容量不可能让他拥有过于快的运转度,多余的魔力一口气逸散而出,化作单纯的热量,几乎要让戴在手上的手套为之燃烧。

曾经信赖的法术在这时显得无比空虚,就在他勉强将魔力注入法工机具,将跃动光辉的魔方阵diǎn亮之时,断头台已经几乎就要贴到了少女脸上,那挟带着猛毒的粘液几乎就要滴到了少女脸上。

——赶上呀!

闪枪术式相当简单,从注入魔力到引导施法结构再到锁定目标,这也不过只需要区区几秒的时间。在过去,奥斯卡从来没有在意过这diǎn时间的快慢,直到这时他才拼命祈祷自己驱动法术的度能够快一diǎn。

终于,法术的驱动结束了,好几道闪烁光芒的短枪从魔方阵中飞射而出,以极快的度射向那个从地底下猛然冲出的怪物。方才逸散的魔力在闪枪射出时似乎一并被扯走了,让奥斯卡投出的光枪裹上了一层微妙的霞光。

呼——

随着他出的法术,寂静的洞窟中好像卷起了一阵风,但是这却只是让已经遍体冷汗的奥斯卡更加寒冷。他打心底里不希望眼睁睁的看着才认识没多久的人就这样以凄惨无比的姿态横死在此。况且他也知道,这个尖嘴毒舌的少女所做的一切,只是在从另一个方向告诉他正确的行动方式罢了。

只是学徒的奥斯卡并不善于管理魔力,情急之下编织出的那几道闪枪术式几乎就要耗光他全部魔力了。魔力枯竭后从身体内侧涌出的脱力感让他几乎无法站稳,他踉跄了几步,几乎就要跪倒在地上。

砰!砰砰——砰!

转瞬之间,奥斯卡出的闪枪先后击中了那个黑乎乎的怪物——可惜,尽管受到了好几魔力短枪的连续攻击,怪物依然纹丝未动,就像完全不在乎这奥斯卡几乎花费全身魔力释放的法术一样。

喀嚓!

怪物的巨牙合在一起,出了刺耳的摩擦声。闪枪接连的轰击与怪物冲出带起来的烟尘四处飘散,将附近的景物完全掩蔽住。下一秒,怪物那黑漆漆的轰然拍下,毫不偏移的命中了莉琪之前站立的地方。

奥斯卡呆若木鸡的看着怪物所在的位置,喃喃道:“怎么会…”

方才还在交流着的同伴转瞬间就消失在怪物的利爪下,自己做出的援护行动丝毫没有起到作用。从未见过实际厮杀的奥斯卡不由得愕然。

轰隆!

可是事实是残酷的,敌人不会因为他的愕然而放弃继续攻击。从奥斯卡的身旁,又有一只体型稍小的怪物从腐叶土中猛地扑了出来。它效仿着扑向莉琪的怪物,将一双毒牙锁定在了已然提不起力气进行战斗的奥斯卡身上。

糟糕——

幸好,在千钧一之时,奥斯卡被轰然的巨响从愕然中拉了出来。现在已经来不及让他脱离危险区域,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于是他用尽全力转动架在手腕上的斗盾,将自己的身体尽可能保护起来。

咔嚓!

木制盾盘出一声悲鸣。

“呃…”

尽管是情急之下的防御,但这还是让奥斯卡勉强抵挡住了怪物从腐叶土下动的袭击。斗盾木质的表面上瞬间添上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可想而知这一击若是全部命中了,他肯定是要身受重伤了。

呼——

在他以为自己安全的刹那,一阵挟带巨力的劲风横掠而至。

原来在在突袭受阻之后,怪物的攻势并没有停下来。它将躯体稍微一矮,立即用前肢接上了一记横扫。肢体撕开空气,在半空中留下了一道的残影。见势不妙,奥斯卡拼命扭动着身子想要避开要害。

但是这次幸运之神看来并没有眷顾他。

“呜!”

怪物横扫的前肢准确击中了奥斯卡的侧腹部。刹那间,一阵足以让这个脑袋麻痹的剧痛在奥斯卡身体里疯狂蔓延。视线内的一切在瞬息之间大幅度的扭曲了,随之还有大量噪diǎn猛然爆开。

由于刚才被击中时身体刚刚防御住一记沉重的扑击,奥斯卡站立的姿势也不太稳定。因此他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整个人就像个垃圾一般被打飞出去,在连续翻滚了好几圈之后才勉强能够趴在地上。

剧痛带来的脱力感让他好一阵头晕眼花,两眼一阵阵的黑。他本来想尽快站起身来,可两条腿完全沒有任何反应。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试图让自己的疼痛感稍微得到缓解,怪物的这下攻击几乎让他行动不了了。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啊?忍耐着不断袭来的疼痛,奥斯卡一阵后怕。

刚才受到的这一击比奥斯卡过去在野外活动时不小心滚下山崖还要疼上许多倍。他敢説要是自己没有及时做出回避的动作就让怪物的挥击全部命中,説不定真的连肋骨都会被敲断几根。

“咳咳咳咳……”

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袭入大脑,这让他依然晕头转向的他感到好一阵呼吸不畅,开始猛烈的呛咳起来。拜此所赐,他的脑袋稍微清新了——这个还不清楚面貌的敌人相当强,正面交战他绝对没有胜机。

尽管它现在暂时沉寂了,可是过不了多久,它肯定就会开始向他动追击。一想到这里,他咬着牙用尽全力让自己挣扎着站了起来。疼痛让他的身体有些不听使唤,半个身体稍微移动就不断的颤抖。

卡啦啦啦……

而那只怪物就像故意要和他过不去似的,他才没走两步,它就立刻又一次活动起来。月光被阴云掩蔽,稀薄的光照中,奥斯卡只能看到这只怪物有着粗糙的集合躯体,躯干上延展出的肢体足有他腰这么粗。

要完蛋了么?由心底升起的恐惧让奥斯卡的身体僵硬了,干涩的喉头宛如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般,仅仅是呼吸都感觉到难受。这与柯特交手时感到的威压感截然不同,滴落的冷汗从额头滑下,糊住了他的双眼。

绝望…

现在的情况几乎可以用这个词语加以形容,奥斯卡的大半个身子还无法随心所欲的移动,剩余的力气连举起盾牌进行防御都不够。无法闪避,难以防御,要是再被这怪物打上一下他只有死路一条。

“喝啊啊——”

一声大喝,柯特以如虹的气势跨着大步急冲而至。他手中的长刀闪烁着澄澈的流光,对着就要朝奥斯卡扑去的怪物挥出了一记横斩。强力的斩击猛地撞上怪物的表面,硬生生的将那粗壮的肢体一分两半。

一击得手的柯特并没有停下。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切断怪物肢体的长刀轻巧的向后抽去,紧接着变换了身体的重心,让左脚斜向前跨出一步,借着转体的态势让长刀由下向上划出了一条刃光。

铿!

奥斯卡面前的怪物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柯特切成了碎片。

“流动吧,坠饰月天之水…”

平静到没有起伏的声音从柯特口中逐渐流出,奥斯卡抬头看去,正好看见他投出一条小指粗细,装满银白液体的半透明管子。他病怏怏的脸上此时犹如逝去已久的亡者一般,毫无一丝感情的起伏。

“自此方而起,掀起贯通赤色之雷云。”

装满银白色液体的管子突然破碎开来,半透明的碎片在月光的映照下闪烁出只有一瞬的寒光。装在其中的银白色液体随着柯特的“命令”变化成粗短的锥子,连同破片一起在惯性的引导下飞洒向另一只想要扑过来的怪物。

砰!

那些液体与管子碎片在半空中逐渐扩张,最后连锁出一块泛着青白色电光的团块。团块划着奇妙的轨迹轰然撞上了正在冲向这边的怪物,出不合常理的一声巨响,就像碎岩机敲向岩石时一样。

以命中的地方为中心,一阵空气的波动荡漾开来。下一刻,怪物的身体就像是被攻城锤撞上一样,还埋在腐叶土中的身体都被巨大的力道掀了起来,连带着附于其上的蓬松泥土一起顺势翻腾。

在团块爆后逐渐散去的余光中,奥斯卡才勉强看清楚那个一直掩蔽在黑暗中的怪物的形貌。这是一只奇异的存在,他不知道应该将它们描述为类似蜘蛛的石头,还是有着石头外壳的蜘蛛。

沙沙沙沙……

在洞窟各处还有不少移动着的阴影,四处都传来它们爬动的声音。虽然难以用视线捕捉到移动的痕迹,可是依然能够想见,除了已经被击垮的这几只先头部队以外,它们还有不少同类在向此处靠近。

“没想到这里这么热闹,难不成它们约好了在这里举行集体葬礼么?”沉重的叹息一声,柯特冷冷扫视了一圈周围,然后才把半跪在地上的奥斯卡扶了起来,“你也是,战斗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不然就死定了。”

这时奥斯卡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安全了。

奥斯卡看着持刀而立的柯特,他毫无损的保持着战斗姿态,一想到自己居然什么都没能做到,他简直快要哭出来了,就连声音里也带着diǎn哭腔:“我、还好,可是、可是、莉琪小姐她…我…”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医保医院吗
成都恒博医院挂号费多少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如何乘车
成都恒博医院要挂号费吗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来院路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