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顺资讯网 > 健康

神血焚天 第102章 奇怪鞭子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6:49

神血焚天 第102章 奇怪鞭子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尘风,你会不会怪我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走在虎口山的半山腰。

白柳踌躇了许久,终于是有些担心地对尘风问道。

白柳一直都没有对尘风说出自己的身份,除了白柳性格使然之外,重要的是,她的身份太过特殊,特殊到有些说不出口。

血教,这是蛮荒大地上比较敏感的词汇,也是一个邪恶的势力。

血教的兴起也不过是近几百年的事情,但是它发展之,令人咂舌。

短短几百年的时间,血教的强大以及堪比百兽斋这种传承了数年的一流势力了。

但是血教的神秘以及邪恶就和它的强大一样,在蛮荒大地很多势力对它都是十分忌惮。

在人们的认知里,血教恶不作,很多小势力的争端都有着血教的影子在其中。

据说,蛮荒大地上的很多小势力已经完被血教掌控,一些中型势力也不例外。

甚至血教的触手还想伸向了一些一流的大势力。

蛮荒大地上的很多争端都或多或少因血教而起,很多人听到血教这两个字,如谈虎色变一样的忌惮。

但是,强大的血教教徒数,却神秘非常,很少有人能真正见到血教之人。

或者他们隐藏在人群里,没有人认得。

血教的教主也从未现过身,对外一直都是血教的圣女在处理一切教派事务。

这使得很多一流的大势力,比如百兽斋这样的势力想要剿灭血教都从下手。

总的来说,血教就是一个行踪诡秘,却有处不在,四处挑发争端

,渔翁获利的邪恶势力。

这一次,血教也有着十个进入神魔试炼的名额。

神魔试炼可是不在乎正邪势力的,只要势力足够强大就可以得到其中的名额分配。

也正是因为白柳知道血教的名声极为不好,因此,她一直都不曾暴露自己的身份。

但是却又因为白柳的血脉特殊,被誉为妖孽,因此她身为血教候选圣女之一,却法和一般的候选圣女一样,保持着低调。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也是笑常等人能认出白柳的原因。

“我尘风交友只交心,不问出处。”尘风微微一笑道:

“你看我,我有对你说过我的身份吗?只怕在这之前你也不知道我是百兽斋的弟子吧?”

修炼界,谁人没有一点秘密?没有秘密之人,只有死人。

因此,谁都有权保护自己的**,这一点尘风或许做的比白柳好,因为尘风不可对人言的秘密也多。

“你真的不在乎吗?”白柳看着尘风,说道:“你和我在一起,只怕不用多久就会天下皆知,到时候……”

白柳此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因为她不想失去尘风。

但是,很多事情并不是可以任由她们“想”就可以回避的。

尘风毕竟是正道势力的弟子,而她却是邪派的传人。

正邪难两立,这件事情终究是有些麻烦的。

“谁能耐我何?”尘风自信地说道,打断了白柳的担忧。

前世尘风就是在意得太多了,后也失去得太多。

这一世尘风不为任何人,他只为自己,只要他认为自己的对的,这就足够了,愧于心比什么都重要。

当然了,尘风能有这一份大畏,这除了他有着前世的经历,以及在斋门之中的一个特殊身份之外。

只要的是,这也是诸神血脉对尘风的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

诸神血脉,不成神,便是蝼蚁。

尘风会在意蝼蚁的看法吗?

显然不会。

这也是为什么尘风越来越张狂,越来越以自己为中心,任何人都可以不给面子的原因。

诸神血脉,太过霸道,不是世人能够理解的。

看着尘风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那种凌驾一切的气息,白柳眼神中充满了感动,心里满满的是甜蜜。

这个就是自己的男人,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值得自己倾心,值得自己不顾一切,不离不弃。

“吼!”然而,就在尘风大义凛然,白柳花痴成瘾的时候,一声虎吼传递而来。

在尘风的左边,一直高额巨虎已经在这里蛰伏已久。

这里是虎口山,整座山峰上充满了千古蛮兽――斑斓虎。

也真是因为这里斑斓虎聚众成灾,因此这里才有着虎口山之名。

预示着进入此山,如入虎口。

此时这一只斑斓虎已经在这里蛰伏已久,它就等着尘风和白柳愣神,想要一扑必杀。

“孤狼。”然而,尘风早就发现了这一只斑斓虎了。

只是这样的斑斓虎在尘风的眼中,几乎都法提起他的兴趣来。

因此,在它发动的瞬间,尘风轻声呼唤了一句孤狼。

其实不用尘风吩咐,孤狼也早就严阵以待了。

就在那斑斓虎扑出的瞬间,孤狼就已经化作一道白色的闪电,凌空咬向了斑斓虎的咽喉。

“咕噜噜!”

那斑斓虎瞪大了双眼,它死不瞑目,因为它直到咽喉被孤狼咬碎,鲜血流了一地之后,才发现,那居然是它一直以来忽视的小狼崽。

相比于斑斓虎的巨大,孤狼不过它的十分之一大小,斑斓虎一直都视着这个看起来孱弱比的同类。

但是偏偏死的是自己,智商不高的斑斓虎,岂能瞑目?

“呜呜~”一击必杀,孤狼很是满意地甩了甩嘴上的虎毛,跑到尘风的面前邀功。

孤狼一直都惦记着那些被尘风收起来的大魔人的尸体。

魔人的尸体才是孤狼所需要的食物,这种千古蛮兽级别的斑斓虎,孤狼还看不上眼。

但是之前尘风一直都在和白柳说话,孤狼也只能郁闷地跟在一旁,不好讨要。

现在杀死了斑斓虎,孤狼再次把主意打到了那些大魔人尸体上了。

“小东西,有必要这么明显吗?”尘风看着人孤狼那渴望的眼神,哪里还会不知道它的想法?

尘风微笑着把意识沉入斋主扳指之中,准备给孤狼拿一具魔人尸体,当做奖赏。

然而,当尘风的意识进入扳指的空间之后,他愣住了。

“呜呜~”

见到尘风愣愣地站着,期待已久的魔人尸体居然没有出现,孤狼不愿意了,有些埋怨地低鸣着。

“尘风,怎么了?给孤狼吧!你看把它急的。”白柳被孤狼那人性化的模样给逗乐了,掩嘴笑道。

“我倒是想给啊!可是……可是没有了。”尘风苦笑地摇了摇头,说道。

“什么没有了?你不是收起来了,数十具尸体,你可一具都没给孤狼。”白柳不解地问道。

“是真的没有了,只有这个。”尘风苦笑着说道,随即尘风手掌一晃,拿出了一根……一根鞭子。

是的,这是一根特别的鞭子。

或许也只能这样称呼它。

当尘风的意识进入斋主扳指之后,数十具魔人的尸体就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绿皮。

而魔人的血肉,甚至是筋骨部都不翼而飞了。

在一具魔人的尸体上,就只插着尘风手里的这一根奇怪的鞭子。

厦门治疗牛皮癣医院
遵义牛皮癣治疗方法
惠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厦门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遵义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